全球首例猪心移植病人死亡或与潜伏病毒有关

  据新华社报道,今年3月9日,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UMMC)发布消息称,接受全球首例猪心脏移植手术的病人于8日去世。当时院方并没有公布确切的死亡原因。据报道,1月7日,57岁的戴维·贝内特在该中心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

  近日,执行该手术的外科医生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猪心脏可能潜伏着一种猪巨细胞病毒,在移植前躲过了多次病毒筛查。移植术后,该病毒引发了患者体内的“风暴”免疫反应,最终导致不可逆转的舒张性心力衰竭。研究专家强调称,贝内特并没有表现出排异或感染病毒的迹象。

  报道指出,专家的这一说法再次表明了人们对异种移植的担忧,即广泛使用改造后的动物器官可能将新的病原体引入人体。专家也表示,在猪心脏检测到病毒对于异种移植研究来说,并不一定都是坏消息。如果证实猪病毒确实发挥了作用,这可能意味着无病毒的心脏异种移植可以保持更长时间,异种移植也可通过更严格的病毒筛查降低风险。

  在4月20日美国移植学会的线上研讨会上,移植手术医生、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心脏移植项目主任巴特利·格里菲斯博士描述了猪病毒的存在以及团队为了克服这一问题所做的努力,他们认为猪巨细胞病毒可能是导致贝内特死亡的潜在原因。

  据其称,在心脏移植手术后的20天后,一项测试首次表明贝内特体内存在猪巨细胞病毒DNA,但水平很低,以至于格里菲斯认为,这可能是实验性测量错误,而且在第34天进行的活检也没有显示出强烈的免疫反应迹象。

  然而在术后的第40天,贝内特病情突然加重,随后测试的结果显示,病毒DNA水平急剧上升。第45天,贝内特的健康状况突然恶化。医生对他进行了抗病毒药物治疗,但移植的心脏充满了液体,体积扩大了一倍并停止了工作,院方确认无法康复后对其进行了姑息治疗。

  “我们开始了解到他为什么会去世,”格里菲斯说。“我们认为,第20天出现的病毒可能只是最初的一点点信号,然后随时间而繁殖。病毒可能是引发这一切的因素。”

  格里菲斯表示,潜伏病毒通过“搭便车”进入移植心脏的患者体内,引发患者体内的“风暴”免疫反应,最终导致患者出现不可逆转的舒张性心力衰竭。他强调,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贝内特感染了病毒,或其身体有排异迹象。据报道,该移植手术中使用的猪心脏经过了基因改造,被“敲除”会引起人类排异反应的基因,以及一个特定基因以预防植入人体的猪心脏组织过度生长。

  麻省总医院移植中心副主任杰伊·菲什曼博士称,主要问题并不在于猪巨细胞病毒本身,因为它是一种疱疹病毒,往往具有物种特异性,“它们只会在与其相关的宿主中复制。”但病毒可能会感染移植器官,进而导致一连串的全身反应,最终可能给人体带来致命威胁。

  据报道,培养和改造该猪心脏的生物技术公司Revivicor拒绝发表评论。目前,该公司也没有就病毒发表任何公开声明。

  格里菲斯和他的同事表示,该临床实验中的猪曾接受了多次病毒筛查,但测试可能只检测到活性感染病毒,而不是潜伏性的病毒。据报道,病毒筛查是通过鼻拭子进行的,但后来研究人员在这只猪的脾脏中检测到了病毒。

  异种移植领域的专家表示,未来的需要更严格的程序来筛查病毒。柏林自由大学病毒学研究所的约阿希姆·登纳曾表示,潜伏病毒很难检测。而如果有更好的检测方法,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潜在的病毒感染反应。

  另一家培育移植器官的美国公司eGenesis的首席执行官迈克·柯蒂斯说:“如果没有病毒,贝内特是否能活更久呢?”对此,一些外科医生认为,如果证实猪病毒确实发挥了作用,这可能意味着无病毒的心脏异种移植可以持续更长时间。据称,理论上,最新的基因编辑的动物器官可以持续跳动多年。而据此前德国研究报告显示,如果存在病毒,移植到狒狒体内的猪心脏只能存活几周,而没有感染的器官可以存活半年以上。

  据此前的报道,贝内特于去年10月首次来到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就诊,当时他只能卧床,依靠体外生命支持系统——体外膜肺氧合(ECMO)维持生命。据报道,他的病情不适合接受常规心脏移植手术,而且由于心跳不稳,也不适合人工心脏泵治疗。因此,他同意成为第一个试验基因编辑猪心脏的人。

  “要么死,要么做移植。我想活下去。”贝内特在手术前一天说道。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 以“同情使用”为由紧急批准了该移植手术。

  移植手术成功后,新心脏一直表现良好,没有任何排异的迹象。由于长时间卧床而极度虚弱,贝内特也一直在接受康复治疗。医院称在3月8日前几天,他的病情开始恶化,院方确认无法康复后对其进行了姑息治疗。“贝内特在前已经出现心力衰竭了,他无法承受这种衰弱。”格里菲斯说道。

  贝内特的儿子代表家人感谢医院和医生对父亲的照顾。“他们(院方)在竭尽全力,在如此艰难之际,创造了一个充满希望的环境。当父亲从移植手术中恢复时,我们能够一起度过宝贵的几周。”他在一份声明中说道。“我们期盼这个故事可以成为希望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这一手术虽然只维持了两个月,但这一开创性的移植手术为异种移植领域提供了信息,可能有希望帮助解决人体器官短缺的问题。

  “我们获得了宝贵的见解,了解到转基因猪心脏可以在人体内正常运作,同时免疫系统反应能被抑制,”参与贝内特护理的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异种移植科学主任·毛希丁博士说道,“我们会保持乐观,并计划继续进行临床试验。”格里菲斯也表示,基因编辑器官能在这么久的时间内完好运行,表明了这种疗法的潜力。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